中共南京市委机关刊物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1-3605
国内统一刊号:CN21-1622/D
邮发代号:28-286
官方网站:www.zfancy.net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陵瞭望电子版 > 201812 >

新型研发机构:为创新发展“南京号”保驾护航 ——南京建设创新名城系列报道之四

本刊记者 张宝俊 黄方旻 陈悦宁
南京作为中国首批创新型城市和唯一的科技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创新是最鲜明的气质,也是一以贯之的追求。秉持着“创新名城、美丽古都”的城市发展愿景,实施“两落地一融合”工程是“先手棋”,组建新型研发机构更是“重头戏”。

11月9日,南京市新型研发机构国际合作大会在宁举行,来自38个国家和地区的科技界、金融界、企业界代表,我国驻8个国家的10位科技外交官等600余人参加。会上,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发出盛情邀请:欢迎搭乘创新发展的“南京号”,驶向交流合作、携手创新的新蓝海。

忧思——在创新“风暴”中站稳脚跟

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南京,要重新掂量自己的现状并谋划她的未来。

放眼全国,深圳已成为世界创新之都。截至2017年年底,深圳累计建成创新载体1688家,其中国家级110家,省级175家,覆盖了深圳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领域;培育了93家集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产业发展“三发”一体化的新型研发机构。

忧患源于竞争压力。比一比,坐不住。

再看天津、西安,“好招、奇招迭出”。天津对支撑和引领全市科技进步、高端人才培育、产业升级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机构,市区两级采取“一院一策”方式,给予双重扶持。西安高新区不断推进创新创业服务链条优化,完善各类政策举措,推动体制机制创新。近的如上海、杭州、合肥,动作频频如疾风骤雨。

可以预见,在未来路上,创新研发机构的星星之火,很快将成燎原之势,成为城市培育新兴产业的新引擎,也是城市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巨大体现。

今年以来,南京创新名城建设得到全面推进,实现良好开局。数据显示,今年全市新增科创型企业2.4万家、增长17%,新增就业参保大学生34万人、增长60%,新增了3名诺贝尔奖得主、55名国内外院士到南京创新创业,涌现了11家独角兽企业和87家瞪羚企业,还有一大批企业进入了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库。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国内外顶级创新资源纷纷落户南京。原因何在?

答案是南京拥有科学的制度设计,系统的要素支撑,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较完善的政策体系,优质的服务。如今,南京努力从体制机制的深层面解决创新主体的动力和活力问题,不断提升创新政策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截至目前,南京已累计组建超过200家新型研发机构,其中三分之一有国际化团队参与,包括诺奖得主、图灵奖获得者等顶级专家,以及一批世界知名的高校院所。

新型研发机构可谓是往国际化稳步迈进。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副教授王春梅认为:“南京的明显优势还是在于科研的氛围与科研的基础条件比较好,所以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南京市新型研发机构政策优势。”

布局——新型“南京合伙人”蓬勃生长

打造最优创新生态,是助推科技人才项目落户成长的关键之举。有别于高校研究机构,也区别于一般孵化器,新型“南京合伙人”从诞生之初就展现蓬勃生命力。

江宁开发区是新型研发机构组建大户,目前共引进44家新型研发机构,已引进、孵化企业248家,引进科研及管理人才1025人,其中硕士和博士生等高层次人才超过463人。据园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园区坚守服务精准化,以钉钉子和“店小二”精神,定期召开新型研发机构座谈会、专题调度会和上门辅导,成立帮办小组,开展科技企业挂钩服务,提供“一项目一小组、一问题一方案”的精准服务。

一个新型研发机构,拉来一个新型研发机构的“孵化器”——这样令人振奋的案例就发生在江宁高新区。今年4月,挪威科技大学宣布在江宁高新区建设其中国首个创新研究中心。通常一家新型研发机构只是专注某个领域,而创新研究中心就像是新型研发机构的“孵化器”,可以把挪威科技大学的成果全面引入南京落地。根据双方商定,挪威科技大学所有教授及科研团队与中国的合作项目必须经过备案,且中国创新研究中心具有优先选择权。多年来,江宁高新区围绕生物医药特色主导产业,布局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加快打造创新企业集群。“生物医药是当今世界的朝阳产业,高新区全力支持新型研发机构的科技研发与成果转化,助推生物医药产业取得更大发展。”江宁高新区科技创新局局长孔永祥告诉记者。

同样也是今年4月,“计算机界诺贝尔奖”图灵奖的唯一华裔获得者姚期智领衔的南京图灵人工智能研究院正式落户栖霞,这也是与南京市合作建设的新型研发机构。“目前我们已成功注册7家孵化公司,并且这些公司都已经有正式员工进驻研究院办公,预计今年底还会注册完毕3家。后面,研究院还会不断孵化更多AI领域新型科技公司在南京栖霞区落户。”相关人员告诉记者,该研究院致力于通过政产学研合作提供公共技术服务,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发展。

可以看到,新型研发机构作为南京创新发展的新业态,已成为提升原始创新能力、聚集高端创新资源、开展产业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的重要载体。

攻坚——打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

2018年,南京累计组建新型研发机构超过200个,全市高新技术企业数增长近70%。

2020年,高新技术企业数达到5000家,核心创新指标进入全国前列,若干原创技术国内领跑。

2025年,拥有1—2个世界级创新产业集群,2—3所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5—7家世界知名研发机构。

一张清晰的创新名城建设时间表,让全市上下热血沸腾的远不止眼前。布局2025,就要着眼更长远的未来。只有啃下硬骨头,才能打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

创新发展,知易行难。难题怎么解?硬骨头怎么啃?

“以新型研发机构备案为例,随着新型研发机构总量的不断增加,每批备案数量就这么多,还没备案怎么办?”南京东垚建筑科技研究院负责人暨东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陈忠范表示,应当采取措施推动创新政策更好更快地落地生根,最大限度解放和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

部分研发机构还曾遇到过政策难解读、各类部门协调困难、办理流程繁琐等问题,这引起耗费时间长,整体项目推进滞后。“很感激政府为我们专门成立图灵服务办,负责对接我们研究院事务的各项工作,让我们的工作可以快速有效地开展。”南京图灵人工智能研究院相关负责人感慨。

对此,多家创新主体建议,各部门应加强沟通协调,在组织领导和底层设计上面要持续性的进行加强。

“科技和产业‘两张皮’的现象一直存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让科技创新成果直面产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春梅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动力”“压力”和“吸引力”三大力共同作用。“动力”即新型研发机构科技成果转化和创新创业这样的内在动力,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压力”即给新型研发机构一些规范和制约,引导它的发展;“吸引力”即发展壮大后又吸引其他团队加入,从而自我循环,自我生长。

政府不冲在一线,但在政策奖补、环境培育、优化服务方面的作用一点也不少。吸引社会资本设立多种基金,政府出资收益最高50%奖励人才团队。对运营好的新型研发机构,最高奖励500万元。对促成科技成果转化的中介机构,最高奖励50万元。

可以看到,从市级层面到各个园区,再到基层一线,都在服务创新、推动创新,相信南京的创新之力会更加强劲、更加鲜活。

站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崭新起点,创新发展的“南京号”已经启航,在科技创新的强大动力驱动下,驶向海阔天空。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金陵瞭望-钟山评论微信公众号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扫一扫”,
立即获得更多时事评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