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紫风微博
赵本山会馆涉嫌破坏文物
时间:2011-08-23 16:30    来源: 成都商报    作者:jllw

 今年7月,晋翼会馆顶上正在修建。

今年7月,晋翼会馆顶上正在修建。 

       赵本山的刘老根会馆被指破坏文物,文保人士曾一智实名举报其所占用的四合院中,有一个为不可移动文物晋翼会馆,该会馆被改造成最低消费18万元的私人会所,且怀疑在装修中被改变原貌,屋顶增加罩棚,院内设游泳池等。北京市文物局已经介入调查。  278岁晋翼会馆藏身“刘老根”

       刘老根会馆位于刘老根大舞台的北侧。据《北京日报》报道,刚开业的刘老根会馆共有两片建筑群,总建筑面积近1万平方米。

       报道称,和刘老根大舞台创造性利用了阳平会馆一样,刘老根会馆也充分利用了前门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的原有建筑。在刘老根会馆建筑群中,只有临街的一栋3层楼是新建筑,其余部分则是租借、改造、利用了6个四合院。这些四合院中,便有布商行会会馆晋翼会馆。

       晋翼会馆至今有278年历史,是山西翼城人士出资建造的。现在只剩下两进院子,占地1100余平方米。据悉,本山集团为装修这片建筑群已耗资6000余万元。

        文保人士实名举报:破坏文物

        本月16日,刘老根会馆正式开业,庆典当天众多明星前来捧场,而就在10天前,文保人士曾一智向北京市东城区文委实名举报———刘老根会馆涉嫌破坏文物原状。

        举报称,其所使用的小江胡同30号为东城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挂牌保护院落晋翼会馆,在刘老根会馆建设中,文物本体遭到破坏,建设方在会馆建设中添加了院内本无的建筑,破坏了文物的原有风貌。

        2004年,小江胡同30号晋翼会馆就列入了原崇文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单位,并对社会公布。这意味着它成为“不可移动文物”。

        本山传媒曾找举报者沟通遭拒

  对此,东城区文物部门以“会馆只是加盖了罩棚,没有动文物本体”,“只是进行内部装饰”回复举报者,但蹊跷的是,举报者在举报后就接到自称是本山传媒集团工作人员的电话,希望与曾一智见面“沟通沟通”,被曾拒绝。根据《信访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将信访人的检举、揭发材料及有关情况透露或者转给被检举、揭发的人员或者单位。违者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曾一智随后向北京市文物监察执法队举报晋翼会馆的事情。据北京市文物局有关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他们已经受理并正在调查处理中。

  接到举报之后,市文物局一方面派人调查,同时责成东城文委妥善处理此事。

  市文物局相关人士透露,从到现场调查的工作人员反馈的情况看,曾一智反映的有些情况还是实事求是的。目前,此处已经确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按照规定,区县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其管理权限在区县文物部门。据《新京报》

  专家声音

  马自树(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

  “在会馆的屋顶上加玻璃木头罩棚,从事实上改变了文物的原貌,超越了所谓“仅仅是装饰”,文物已经面目全非。

  应首先依据文物的本身属性确定文物的用途,“在文物内建六七十平方米的游泳池,这种行为已经完全改变了文物的原貌和环境,文物内怎么可能存在游泳池?

  会馆内北房的后墙变成了高出原有建筑一层楼的山墙,也从事实上改变了文物的原貌,不“仅仅是装饰”,文物已经面目全非。” 据《新京报》

  ◎晋翼会馆

  《中国文物地图集·北京分册》介绍:山西晋翼会馆【小江胡同30号·清代】山西翼城布商行会会馆,清雍正十一年(1733)建,坐东向西,大门内有南北对称的小型四合院各一,后院正中有一座勾连搭合瓦卷棚顶房屋,供奉神像,两侧各有厢房。

  该书原则上收录历次文物调查确定的现存不可移动文物,包括少量为保护而进行搬迁的古建筑和碑刻等。作为原崇文区第三次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单位,晋翼会馆自然收入其中。

  记者追踪

  北京市文物局已介入 本山传媒过两天给说法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就此事致电北京市东城区文委,不过直至截稿,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已着手进行调查的北京市文物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曾一智先向东城区文委举报,但他们给出的解释让曾一智觉得不合理,于是又找到了市文物局。“我们上周五接到她的举报,并由安全督察队第一时间介入调查。”至于外界关心的调查结果多久才能出来,该工作人员称结果应该会在这一两天出来。而成都商报记者又问如果真的涉及破坏文物原状,刘老根会馆会面临怎样的处理时,这位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不好说,要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才知道。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又拨打了本山传媒艺术总监刘双平的电话,对方的电话一直无人应答,本山传媒方面表示过两天会就这件事给出一个公开说法。

  而曾一智在微博上表示,晋翼会馆在6月初时还是原貌,7月末,她为了观察申请认定的其他文物时发现晋翼会馆变了样,而回到哈尔滨拿到原貌照片后,她便向有关部门举报了。

  曾一智在微博还透露了举报的具体时间,“我向东城区文委举报的时间是8月6日,8月8日再次给东城区文委打电话询问查处结果,8月9日18时接到电话说本山传媒集团的人已来哈尔滨,要跟我沟通。”她在微博上还表示自己始终强调其涉嫌破坏文物本体,东城区文委则坚持没有动文物本体,只是加了一个罩棚。“今天上午有关方面已确认了在院内挖游泳池的事件。”

  除了质疑文物原貌被破坏之外,曾一智还质疑了施工者是否具有文物保护工程的资质,但曾一智说文委强调它是“内部装饰”。

  作为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哈尔滨市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委员的曾一智10多年来一直都在用自己的行动保护着老建筑。在其个人博客中,成都商报记者还发现,早在2009年5月之时,她便在博客中写过一篇题为“请刘老根离开阳平会馆”的文章,文中她当时便质疑新建的刘老根大舞台涉嫌破坏文物。曾一智写到自己从2005年开始就很关注北京前门一带的文物和保护院落。尽管保护有些进展,然而在2009年的时候,刘老根大舞台落户阳平会馆还是让她很诧异。而她在文中还很愤怒地写到:“恶俗的牌楼和狮子破坏了市级文保单位阳平会馆的历史环境!”“我不敢相信,我们为之付出心血与情感的那片北京城的精华所在,那个古朴典雅的阳平会馆戏楼及其周边会变得那么怪异,会变成刘老根大舞台。请你们离开这里吧。”

  成都商报记者 吴洋

  新闻链接

  北京四合院保护困局  50年间消失80%

  四合院是北京人世代居住的主要建筑形式,它作为中国传统居住建筑的典范,驰名中外。因为院落为东、西、南、北四面房子围合起来形成的内院式住宅,老北京人也称它为四合房。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北京旧城经历了3次大规模拆除改造,城门、城墙、牌楼被拆除殆尽,众多庙宇、会馆、戏楼等古建筑被毁,成片的老街区被夷为平地。据统计,在过去的50年里,老北京80%的四合院消失了,如果以这样的速度消失下去,若干年后,人们恐怕只能在网上浏览老北京四合院了。

  据了解,2009年在北京有658处被挂牌保护的四合院,但多数都被变成了大杂院。据《记者观察》

  人物特写

  举报赵本山的就是她

  为了保护在一些人看来破败、阴郁甚至毫无价值的老房子,她十多年如一日,固执地坚持着。她说,每座历史建筑都是有生命的,看着这些老房子,就像面对自己的亲人。她,叫曾一智(上图),曾是黑龙江日报社记者。在拆迁现场被打伤、相机被抢,接恐吓信和恐吓电话如家常便饭……

  1998年春节前,在黑龙江日报社副刊部工作的曾一智,参与创办《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新闻版,成了《城与人》专刊编辑,由此与文化遗产保护结下不解之缘。当曾一智发现大量拥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甚至被列入保护建筑名单的老房子被拆除时,她手中的笔再也停不下来。

  2002年9月的一天,曾一智在哈尔滨车辆厂搬迁改造现场拍照时,一个壮汉一把将她抡到一边,抬手抢走了相机。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抢回相机并大喊:“你破坏文物已经犯法,再打记者就是罪上加罪!”

  曾一智知道,保护老建筑的愿望必须通过文物、规划等政府职能部门才能实现,给他们写建议不能随便发牢骚、泄怨愤,必须调查到位,有理有据;与开发商、“主拆派”抗衡论战,也必须依法依规。为此,除了马不停蹄实地调查,她还长期泡图书馆、档案馆,采访专家学者。日积月累,她自己也成了《文物保护法》《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等方面的专家。见过太多历史建筑改造败笔之后,她对某些“迁建”、“复建”等噱头早已看透,“现代技术完全能够加固修缮,怎能动不动就推平了事?”

  从事着至爱的事业,曾一智有一种特别的欢愉。她经常在荒无人烟的乡村野地里行进,“吃不上饭,找不到厕所,冷不丁遇到个人还吓得够呛,什么价位的黑车都打过”。“尽管嘴冻得张不开,但就是想唱。尤其是终于发现苦苦寻找的老房子,就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

  十多年来,被曾一智挽救的历史建筑已经有一长串。但为了这些老房子的安危,曾一智透支了自己的健康。长期奔波导致的胃病不断折磨着她,辛劳所致的“腔隙性脑梗”及“双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甚至让她多次住院。

  除了保住一些老房子,曾一智还唤醒了很多人的文保意识。她的身边聚集了很多志同道合者,在他们的呼吁下,包括抗日英雄赵尚志养伤处、侵华日军第731部队宿舍、日俄协会学校等一大批历史建筑的历史功能得到确认,类似建筑仅在哈尔滨市就有100余处,且均被列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范围。近年来,她们的足迹已经延伸到北京、天津、武汉等地。 据《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