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都到上都,走元朝皇帝走过的路(10)
时间:2016-07-15 08:39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zp

  时不我与,意思就是来日无多。能够成就事业的人通常很年轻就有这种危机感,或许因此他们总是能够及时做好该做的事,而不是像我这种浑浑噩噩者,计划多多,行动寥寥。我计划去上都已经很久很久了,一直到最近才鼓起勇气,想,必须在这两三年之内。4月间的那天夜里,在五道口寓所,耳畔轰响着前往八达岭方向的列车,我盯着书架上那些读过或计划读的旅行书,忽然说:为什么不是今年呢?

  于是我在微信上向王抒求助。王抒在国家博物馆工作,他在北大历史学系读硕士时,我是他的指导教师。我们曾经一起走过五回道、飞狐道,还一起考察过陇南山地传奇般的古仇池国。他到国博工作后的这些年跑野外特别多,对历史上的交通路线和现存文物古迹的了解,远比我专业。我向他求助,就是请他帮我确定行走路线。没想到他听了我的计划后,立即说:“我陪您走。”有他去,等于上了一道保险,我当然很高兴。根据两人的暑期日程,确定了6月底至7月中旬这个时间段。于是,本来已经开始办手续的乌兹别克之行,就不得不放弃了。第二天我就打电话告诉罗丰,告诉他(并无遗憾地),我不去了。

  这几天,罗丰他们已经在乌兹别克斯坦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包括罗丰在内,都是第一次去。我能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兴奋。我自己第一次去时,也许更兴奋?更是一种如释重负般的愉悦?2010年秋天,我得到一个机会去乌兹别克斯坦一周。出发前,再也忍不住这种兴奋和愉悦,在一个内部论坛发了一个帖子,题为《撒马尔罕,而且布哈拉》:

  两小时后去机场,今天傍晚就到塔什干了。一周的时间,要去撒马尔罕和布哈拉,怎么够呢?想起年轻时喜欢的朱哲琴唱的那首歌:

  你的眼神使我心慌

  不知不觉我已泪眼汪汪

  长久的期待今日如愿以偿

  我决定跟随你无论去何方

  据说朱哲琴录这首歌时,要求大家都离开录音棚,然后关掉所有的灯,闭目而立,良久睁开眼睛,已是泪水满面,录一遍就成功了。可惜她这首歌一直没有发行,我当年听的号称是母带。

  前几天一个大学同学来京,引发一次同学聚会。大聚会过后几个哥们儿又连夜搞了个小聚会。在小聚会上,老二,一个当年的诗人(那时的地位与海子、骆一禾相当)对最近人们评论当年北大诗坛总是不提他愤愤不平,扯起许多旧事。其中包括这样一句:那陶宁,不也是成天价跟我讨教吗。这句话一下子把岁月深处的某个东西拉到我面前。我急忙问他:陶宁现在怎么样?老二瞥我一眼:谁知道呀,能怎么样?我忍不住说:唉,那时我还挺喜欢她的。哥儿几个都笑了:你就是喜欢人家老二玩剩下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紫风网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紫风答疑

版权所有:紫风传播网 紫风传播有限公司